文明建设
医院文化

温柔的夜

2014-1-3

 

冬日的夜晚,总是来的早些,往时大地还沐浴在余辉的彩霞中,现已是月亮昏晕,星光稀疏了。夹杂着西伯利亚寒流的湿气,伺机而动,狡猾的从门缝窗隙溜了进来,也渗进我的血液,只是寒冷。
 像往常一样,做着护理需要耐心的工作,用冷开水冲洗体温表,揩干,准备去量体温。行动前,搓下手是必要的,但效果有限。体温表是一根根的发出了,但手温却纹丝不变。收体温表,给一个阿姨测脉搏时,那个阿姨的手因为我的冷手,本能的回缩了一下,本以为会被责备一番,正急忙准备解释的我,却听到了关切的话语。“天冷了,要多穿衣服啊”。我笑道“我是寒性体质,冬天手就冷的”。阿姨顺势就把那冷手放在她暖和的双手里。憨笑道“我给你捂捂,我手暖”。与以往不同,这次没有婉拒病人的好意,这股暖流,在血液里串涌,我那寒冷的心情霎时温柔许些。
正当我被这涓涓善意感动之时,病房的呼叫铃,急切的响了。立马从这思绪中飞奔出来,赶紧跑到打铃的患者床旁。
“她吃饭吃着吃着就这样了,喊她,也不知道。”临床的病人紧张的说到,并小心翼翼的扶着她,以防她从凳子上摔下来。该患者突然意识不清,四肢发软。我说:“要把她放在床上,谁帮我一下”。临床患者家属二话没说立马帮忙。然后,通知医生,吸氧,床旁心电监护,遵医嘱用药。一切都在大家的期许中,进行着,有条不紊。
     慢慢的,她微弱的张开双眼,脸上满是虚汗。说的第一句话,居然是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额头上,嘴角上,脸庞上,眼神上满是歉意。临床的病人及家属,手忙脚乱,心想总要替她做些什么,完全忘记他们之间的关系了。不是亲人,胜似亲人。看到他们这样,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
忽然想到触类旁通这个词,或许,爱是一种本性吧,可以举一反三吧。患者与患者之间,患者与护士之间,融洽的相处,纽带是爱吧。临床护理中我们常说,要把病人当亲人一样照顾,爱护。可如果不懂什么是爱,该如何爱护。因此,首先要学会互相尊重,真诚。性本善,一切的流露应以自然流露为主,而不是把谁当谁。然后,应学会感受,学会付出,学会收获爱护。最终做到的应是:“不是亲人,胜似亲人”。让护士多一些主观能动,少一些被动接受。多一些价值体现,内心满足,少一些单纯的完成工作。
记得三毛曾说:“夜,像一张毯子,温柔的向我覆盖上来”。但作为今晚当事者和旁观者,觉得今晚的夜似北大西洋暖流样温暖柔和湿润,让我沐浴成长。或许,只有护士,懂得这丝温柔,懂得这温柔的夜。